平台入口-再访爆炸后的良山村

  再访爆炸后的良山村

  6月23日,浙江温岭大溪镇良山村,人们忙着为受损的房屋安装窗户。受访者供图

  良山村几乎每家每户的窗户上,玻璃正在一块块归位。

  一场劫难之后,浙江省温岭市大溪镇良山村正在努力恢复。损毁严重的厂房和民房废墟已被清理,建筑废料运出了村外。烧黑的电线杆上架起了新的摄像头。一家香烟店恢复营业。每隔百米就有一个临时帐篷。除了到村委会登记房屋情况、咨询救治报销问题,未受伤的村民回到自己的房屋附近查看,他们试图拉住“看上去像爆炸事故调查组工作人员”的陌生人,操着当地方言激动地讲着自己家房子的情况——他们关心房屋的修葺和后续赔偿。

  6月13日下午,良山村紧邻的一条高速公路上,一辆运输天然气的槽罐车发生了爆炸。事故造成20人死亡,医生和护士们忙着救治住院的伤员。在良山村,测量和修复玻璃窗的工人随后忙了起来。一位村干部告诉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,“要抢在台风季到来前完成这项工作”。

  良山村几乎每家的玻璃门窗都遭到了破坏。严重的,门窗“片甲不留”,远远望去,4层小楼由框架和8个窟窿组成。离爆炸核心区较远的民房,窗户也会掉下玻璃。爆炸那天,槽罐车冲出高速公路匝道,罐体和车尾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,砸向良山村的民房。良山村与邻村交界处的一家工厂发生了爆炸。

  这是一个夹在高速公路与山之间的村庄,唯一的村道呈南北走向,西侧倚山建了成排的民房,东侧有一条水渠,水渠旁分列着小块的农田、健身广场、绿化带,绿化带外便是高速公路。

  “飞来横祸”打破了村子的平静。一家机电公司的厂房顷刻之间变成废墟,良山村前两排民房的房顶被掀翻,房屋垮塌,周围停放的车辆受到殃及起火,浓烟很快裹住了现场。事后,这里被视作爆炸核心区。

  28岁的吴晶亮是第一批赶到核心区的人。他是村里的“网格员”,爆炸发生时他在隔壁村的家里,他开车到现场附近花了5分钟。“当时看到这个场景也挺害怕,比较恐怖。”他回忆,那时本能的反应就是先去救人,“把人背到救护车旁”。

  在离爆炸点最近的地方,吴晶亮背出一个人。他没能分辨出对方的性别,也不愿向别人描述伤者的情况。“太惨了,要尊重伤者,”他一字一顿地说。

  离爆炸核心区约50米的位置,一排红色帐篷下,几张简易的桌椅曾构成现场救援指挥部。窗帘与门板都曾被临时制成担架运送伤员,村支书卢林兵把自己的车钥匙交给了一位陌生人,让对方开车送伤员到医院。逃出厂房的一名工人回忆,自己背部受伤,当时只闻到血的味道;有村民给妻子的手机打了76个电话,救援队员寻到手机响铃的位置,用手和器械刨挖瓦片碎石,但最终只找到了一只覆盖着土的女士手提包。

  从第三排民房开始,屋顶保住了,房子受到的损害随着距离增加而降低。村民李丹家的房子门窗防护栏被“拧”变形,玻璃被冲碎,门也掉了。幸运的是,事故发生时,她正带着孩子在外上补习班,家中无人。

  爆炸事故发生时正值周六,李丹担心周末留在村里的孩子们。她邻居家的孩子被破碎的玻璃扎伤,至今仍在住院。在受损最严重的第一排民房,一名16岁的孩子当时在家写作业,后来被证实在这次事故中遇难。

  村民卢源家离爆炸核心区约八九百米。他听到第一次爆炸声便从家里3楼跑下,本能地向事故发生地的反方向跑,“感觉好像一架飞机坠毁到村子里”。后来灰色的蘑菇云升起,浓烟让他觉得“辣眼睛”。他家受到的影响不大,只有二楼卧室的几块玻璃碎了。

  据卢源回忆,爆炸发生当晚,电力中断,他和一些村民聚到村委会前的广场等消息。旁边活动中心的落地窗只留下窗框,屋顶的灯管牵扯着几块板材悬到半空中。广场距爆炸核心区四五百米,对面是第五排民房。往常晚上八九点钟,这里被广场舞爱好者占据着。台风来临时,一些住在老屋的村民也会临时被安置到村委会。对于大部分村民而言,台风是他们此前经历过的唯一“灾害”。

  良山村有户籍人口2072人,外来务工人口400余人。因房屋受损,良山村与邻村镇西村被安置到酒店的有700余人,他们的住宿和一日三餐由政府提供保障。住在自家房子里的村民可以到村委会领免费的盒饭。

  李丹记得,大约从6月18日起,村民开始在工作人员陪同下按顺序回到家里取东西。年轻人陆续返回到工作岗位。李丹的儿子嘱咐她,“妈妈你一定要把我的书包‘救’出来”。6月23日这天,这个男孩如期参加小学升初中的考试。

  救治与重建都在继续。温岭市政府部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截至6月23日,那场爆炸事故造成20人遇难,175人受伤住院,已出院105人。24名危重伤员中,3名已转为非危重。

  当地住建部门介绍,台风季节即将来临,温岭市和大溪镇争分夺秒,加快推进受损房屋修缮工作。目前,最为迫切的门窗修复工作开启了加速模式。

  在良山村,重建正在进行。曾经的厂房和两排民房处变成了空地。盛夏,村道旁十几棵烧黑的树木、高速公路匝道上被撞毁的护栏,提醒着人们10天前的事情。

 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马宇平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【编辑:房家梁】